我心中的《道德经》:《道德经》第一章(3)
2017-06-30 19:08:31
  • 0
  • 1
  • 3
  • 0

◆◆◆◆《道德经》第一章 (3)“君君臣臣父父子子”之正道 A

孔子认为,君臣之间应当相互尊重、互尽义务。首先要有“君使臣以礼”,然后才有“臣事君以忠”的故事发生,君若不尊重臣,则臣大可不必效忠于君。春秋战国时期,《左传》记载的一个典故“晏子不死君难”,可以佐证此观念。

崔武子见棠姜而美之,遂取之。庄公通焉。崔子弑之。

晏子立于崔氏之门外。其人曰:“死乎”?曰:“独吾君也乎哉,吾死也”?曰:“行乎”?曰:“吾罪也乎哉,吾亡也”?曰:“归乎”?曰:“君死,安归?君民者,岂以陵民?社稷是主。臣君者,岂为其口实?社稷是养。故君为社稷死,则死之;为社稷亡,则亡之。若为己死,而为己亡,非其私暱,谁敢任之?且人有君而弑之,吾焉得死之?而焉得亡之?将庸何归”?门启而入,枕尸股而哭。兴,三踊而出。人谓崔子:“必杀之。”崔子曰:“民之望也,舍之得民”。

其译文如下:

崔武(齐国的大夫)看见棠家遗孀棠姜长得非常漂亮,就喜欢上她,然后就明媒正娶了她。后来(齐国国王)庄公强奸了崔武的妻子,并且多次与崔武的妻子私通。崔武知道后,就杀了齐王。

晏子站在崔家的门外,想要进去(替齐王庄公)哭灵。

晏子左右的家臣说:“(你打算)死吗”?(晏子)说:“(齐王庄公)只是我一人的君主吗,我干嘛死啊”?( 晏子左右的家臣)说:“走(离开齐国)吗”?(晏子)说:“我有什么罪吗,我为什么要逃亡”? ( 晏子左右的家臣)说:“回家吗”?(晏子)说:“齐王庄公死了,我又能回哪呢?君王是民众的君主,难道是凌驾于民众之上的君王?君王的职责是管理国家。作为君王的臣子,岂只是为了领取一点点俸禄?臣子的职责是要保护好国家。如果君王是为国家社稷死,臣子就该随他死,如果君王是为国家社稷逃亡,臣子就该随他逃亡。如果君王是为他自己而死、为他自己而逃,如果不是他的私密昵友(难道是基友的意思?),谁都不应当去替他分担这份责任。况且,此刻齐国,已经有人另立新君而将他杀死,我怎么能随他去死,随他去逃亡呢?如果那样,我又能回什么地方去呢”?

有人劝崔武说,崔先生你一定要杀了他(晏子)。崔武说:“(他)是民众指望啊,放了他,才能够得安民心,怎么能杀掉他呢”?于是,崔武命令家人打开(崔大夫家的)大门,让晏子进去哭灵,(晏子)将(齐王庄公的)尸体放在自己的腿上失声痛哭,哭完之后,就站起来,一再顿足,然后,就离开了崔大夫的家。

齐庄公为了偷女人而被杀,死得下贱。晏子既不为他而死,也不因他而逃亡;在他看来,无论国君和臣子,都应为国家负责。如果国君失德,臣子就不必为他尽忠。在儒家经典教材《左传》中,有关于“君难”的专门看法:“故君为社稷死,则死之;为社稷亡,则亡之。若为己死,而为己亡,非其私昵,谁敢任之”。意思是说,国君为了社稷国家去死,那么国君死得其所;我们就应该与之共同赴难。如果国君是为自己的私利而死,那么君王之死属于“死不得其所”。而作为一个国家的大臣,又不是他的奴才;既然大臣不属于君王私人的奴才,怎么会有“君让臣死,臣就必须遵守臣道去死”道理呢?谁该死?就必须是谁去死(意思是说,该谁的责任就由谁来承担,不能甲乙两个人打架,结果丙倒霉)。这才是儒家对于君臣生死问题的正确态度。呵呵。

孟子在《孟子•万章》中又进一步表达了自己更生猛的观念,曰:“盛德之士,君不得而臣,父不得而子”。意思是说,按儒家的看法,在君权之上,还应该有“道”。对那些德高望重的得道贤人,君主应该恭敬如师,而不能以“臣子之礼”对待。父亲也应该恭敬如师,而不能以“儿子之身”对待。所以说“君权、父权”都并非至高无上的。

儒家还认为,一个人如果不慈爱自己的子女,这个人怎么可能会有“慈爱天下人”的心呢?一个人如果不孝敬自己的父母,这个人怎么可能会有“尊重君王”的礼法呢?这才是关于“君君臣臣父父子子”理念的“正道”,其他的念想都是“旁门左道”。呵呵。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